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扑克牌所有图片大全/企業文化/員工風采
【“書香交投”讀書心得選摘】國資營運公司 芮文遙
發布時間:2016-05-23 00:00

讀史與反思—讀《全球通史》有感

(作者:國資營運公司 芮文遙)

卷一:關于通史的立場反思

讀中國古代史,有一種體驗,就是無論讀到哪朝哪代,華夏的事便是天下事,華夏的帝王便是天下的帝王。

而讀歐美歷史書,古代史言必稱希臘羅馬,范圍不離地中海沿岸與西北歐洲,近代史倒是全球史了,不過是全球殖民與掠奪的歷史。

斯塔夫里阿諾斯這一部《全球通史》成書于1970年代,彼時全球共產主義運動正在轟轟烈烈地開展,國際主義與共產主義深入人心之余,對學者的心理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全書跳出了中國史書和歐美史書本身的局限,站在中立立場對歐亞非大陸數千年的歷史進行了全面的展示與描述,對澳洲、美洲大陸上的文明歷史也進行了粗線條的概述,同時對歷史上的平民百姓也給與了足夠的關注。這種歷史傳統與中國“帝王將相家譜”一樣的歷史傳統截然不同。在歷史教材之外讀通史,自是別有一番滋味。

通史作為縱觀古今、橫跨諸國的歷史題材,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后人們渴望了解過去的產物。通史這種題材,中國亦有之,“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記》便是。然而與西方修昔底德、希羅多德起源的歷史不一樣,中國的歷史有著不一樣的傳統,“左史記言右史記事”是中國的傳統,“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是中國的傳統,我們記錄歷史不為了解發生什么,而是為了樹立一個個標桿,為了確定政治倫理的標準,《史記》所成“一家之言”亦如是而已。所以,在近代以前幾千年的社會發展中,中國編寫了蔚為大觀的史書,但是沒有對全球歷史進行敘述的史書,甚至沒有對周邊國家清晰的歷史記述。實際上,在中國的傳統歷史話語中,連研究歐亞大陸甚至于東亞圈的通史都不可能產生。唐代是中國古代一個空前絕后繁榮的時代,疆界遠至近日的中亞,但是仍然不會產生哪怕范圍稍微擴大的史書,最多只有一些游記而已。

從現代的角度理解,編寫通史遠不止是簡單的技術問題,它涉及最根本的是對于人類自身的反思和再理解,是一種觀念的轉變。這樣看來,在人類發展歷史上,某些孤立的民族不具備條件,或者說某個時間點之前不具備條件,甚至對于某些傳統而言也不具備可能性。通史不像工具和技術的進步那樣自然而然,影響通史產生的變量更為多樣、復雜。從這個角度上講,通史觀點或者通史性的歷史著作在西方產生也是必然的。其中的原因一目了然:正如書中提到的那樣,從15、16世紀開始西方文明首先開始全球擴張并領先于其他的地域文明,且時至今日仍然占有絕對的優勢。也正因如此,作者不無偏頗的立場也就可以理解了。

有人說,中國人的宗教就是“歷史”。確是如此,我們的“歷史”堪比歐美人的《圣經》。中國的史書是中國人天下觀和政治倫理的集中體現?;毓死?,自商周以來“以天下為己任”的思想就是讀書人的傳統,而近百年衰弱的國勢,竟至國人菲薄至此,全無半點天下之感,只恐神州陸沉。建國以來,國人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開始了對中國歷史的重建,期待中國人未來在歷史上有更優秀的研究成果,讓國人看到更多“中國的”全球通史,重新找回中國人的自信,重塑中國的傳統。

卷二:文明與野蠻的感慨

在本書中,每個篇章末,作者都會有一個“歷史對今天的啟示”的環節,在這里,作者會就某一階段的歷史做一個概述性的論述。其中第二篇的啟示:“文明:是詛咒還是福音?”頗有感慨。

學界公認的文明出現的幾個標準是:文字、青銅器和大型城市。野蠻我在這里指代在文明出現之前的人類部落時代。

在每個不同文明中,都有一個人類未沾染上文明的不良影響的黃金時代:他們是人類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生活的樂園,在中國他們是“禪讓”與“公天下”的上古三代,在希臘他們是“黃金時代”“白銀時代”,是“伊甸園”。

確實在人類發展的早期,是這樣的。那時候的人類朝不保夕,但卻權利平等、地位相同。是文明的到來讓社會出現了分工,讓生產效率出現了飛躍,產生了文字,出現了學校,誕生了哲學家、神學家、史學家,也讓我們的文人學士們產出了大量華麗的詩篇。是文明讓城市和農民割裂,是文明的發展出現了工人、商人,這種對社會的割裂、對人類的分類永久地改變了人類的心理。

公元前3000年前的古埃及,一位埃及人在送他兒子上學的途中說了一番話,他通過對比大量下層人民的勞苦與少數上層人士的安逸告訴他兒子一定要好好學習。他說:“學習寫字要用心,學會了什么重活都可以甩得遠遠的,還能當名氣很大的官。書史是不用干體力活的,卻能指揮別人……你不是有書吏寫字用的玩意兒嗎?就是那玩意兒,能把你和劃槳搖櫓的區分開來。我親眼見過在爐子口干活的金屬制造工,十個手指就象鱷魚爪子,身上的臭味比魚卵還難聞……石匠的活兒是對付各種堅硬的石頭,于完活時胳膊都累得抬不起來,晚上睡覺時還酸痛,只好整夜卷縮著身子睡,太陽一出來,又得干活。他的膝蓋和脊柱骨都快碎了……理發匠從早到晚給人剃頭修面,除了吃飯,連坐的功夫也沒有。他匆匆地從這家轉到那家,兜攬活兒,就象蜜蜂吃自己釀的蜜那樣。他累斷了雙臂只是為了填個肚子。種田的一年四季只有一套衣服,嗓子粗啞得象老鴉叫,十個手指從來沒有空閑,兩條胳膊讓風吹得干瘦如柴。種田人休息的地方——如果他真能休息的話,是爛泥地。種田人不生病時,和牲畜一起分享他的健康;生病了,就在牲畜中擠塊地皮躺下?!?/span>

顯然,文明的到來對人類的平等是一種反動,雖然人類向前邁了一大步,但卻永久地為自身刻上了深刻的印記。

回頭再讀一讀那一片淺顯的勸學篇,沒有什么深刻的道理,確是非常地實用與深刻。對于我們多數人,這些話或許有著更深刻的含義。